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骚骚的赵姐
骚骚的赵姐
桌面上的手机一震,屏幕亮了。

  是一条微信,发送人显示的是赵姐。

  「张总下班要我去他办公室」赵姐的头像边显示着这样一句。因为我昨天听见了她在电话中提到过这事,其实并没什么反应,但不明白赵姐为什么要再一次告诉我,难道是为了照顾我的感受么,我不禁心中一动,正准备回复,又是一条消息送来。

  「你下班后留下等我」后面附着一个眨眼睛的表情。

  我不禁苦笑,下体却快速的勃起,心里开始憧憬起一些不堪的画面来。

  「听候主人差遣」我回复道。

  「乖狗」赵姐回复完便不再理我。

  「小刘你病好了吧」突然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肩膀,我连忙锁了屏幕,回头一看,原来是杨部长。

  「嗯,小病,都没吃药,休息了两天自己好了」我有些心虚的说。

  「年轻人就是好啊,最近你也辛苦了」杨部长咧嘴笑了笑,推了推眼镜「下个礼拜一到三苏州有个产品展销会,你业务熟,代表咱们公司去参加吧,顺便放松一下」「就我一人么?」说实话我并不想去,苏州是个好地方,但一想到三四天见不到主人,我就有些打不起精神。

  「谁说的,赵茹也去」杨部长推了推眼镜,嘴角一咧「有大美女相伴,你可知足吧」「哦?公司为什么不安排你去呢」我心中狂喜,但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。

  「唉,张总给我安排另外的工作了」杨部长悻悻的说,看出来他原来也想去这趟美差。

  我突然意识到这有可能是赵姐委托张总安排的行程,心中有些五味杂陈。

  杨部长回他办公室后,我打开手机,给赵姐发了一条微信「赵姐你下周也去苏州么」没有回应,我放下手机,对着电脑屏幕发呆,突然觉得自己这趟公差来的很窝囊。

  又是张总,我敏锐的发觉到了扎在心头的那根针来自何处,为什么这个男人既能拥有赵姐的身体,还能拥有差遣我的权力,我不忿的想着,心中充满了对他的嫉妒。

  屏幕再次亮起「是的,本来是我和老杨去,我给使了个坏,让张总给他排了个任务,你就能一路伺候我了」我正要回复,看见对方正在输入,便停下来等待她的下一句。

  「怎么了,不满意?」赵姐似乎觉察到了什么,果然是个敏锐的女人。

  「高兴还来不及,我就是有点儿好奇」我快速回复到。

  「下周了,还早呢,先想好下班怎么伺候我吧,呵呵」时间就在我焦灼的等待中流逝着,我再次以加班的名义推掉所有饭局后,办公室再次剩我一个人了,我打开微信,给赵姐发了个笑脸的表情。

  很快赵姐就回复我了「一会儿接我电话,别出声,听着就行了」紧接着又是一条「不准自慰」跟着三个感叹号。

  我苦笑了一下,原来这次调教没有画面,只有语音了,主人为我预留了巨大的想象空间,我已经开始脑补起来他们两个人在偌大的办公室里云雨的样子。

  信息的声音再次把我叫醒,我一看,赵姐发来一张自拍照,没有脸,只是对着镜子的全身照,全身还是早上从家出发时的那身套装,唯一的区别就是肉色裤袜此时换成了黑色丝袜,两个吊带在筒裙中隐约露出,分外诱惑。

  想到赵姐为了另外一个男人专门穿的性感丝袜,我不禁有些吃醋,但还是回道「太美了,我都快把持不住了」赵姐回复道「没出息的东西,忍着,要是发现你擅自解决,罚你带一个月贞操戴」我做出一个害怕的表情,主人没有再次回复我。

  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的时间慢慢跳过了6点,已经下班一个小时了,在我焦灼的等待中,电话屏幕亮了,是赵姐。

  「喂」没等铃声响起,我就接起了电话。

  「呵呵,看把你急的」赵姐轻笑的声音传来,让我突然意识到一白天都没有见过她本尊了。

  「我快到他办公室了」赵姐的声音变低了「你把话筒调成静音」「嗯,好」我的心开始扑腾扑腾乱跳,连忙按下静音键,戴上了手机原装的耳机,耳边的声音一下子清晰了起来。

  邦邦邦,三下扣门的声音,我屏住了呼吸,听见了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声「进」压锁声,开门声,高跟鞋声,闭门声,最后还有啪哒的一下,我猜是反锁的声音。

  「张总」

  「嘿嘿,这会儿别叫我张总,叫哈尼」我皱了皱眉。

  「讨厌,一进门就开始耍流氓」赵姐嗔道。

  「怕什么,这儿有没有外人」声音越来越近。

  「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不正经呢」赵姐语气中带笑。

  「还不都是你,我才变成这样的」声音越来越大,我猜他已经走到了赵姐的身旁。

  「宝贝儿,你穿的这么骚,是不是专门为了我啊」自己心中的女神被他用骚这个词形容,让我胸中怒火燃起。

  「啊」赵姐喘气的声音「轻点儿」然后是布料摩擦的声音。

  「拿着手机干嘛」张总也喘着粗气。

  「报警抓你啊,有人耍流氓」赵姐嬉笑着,呼吸却开始局促起来「来啊,让我帮你拨号」张总的话让我心一惊,连忙想挂掉电话「啊」赵姐的尖叫声,然后嘭的一声,啪的一声,我耳中一阵巨响。

  「讨厌」耳机里重新传来了赵姐的撒娇的声音「把我手机摔坏了,你赔我新的」「你自己没抓……好好,给你买个新的」张总很豪气的说。

  「哼,这还差不多,我们去那边,我要你在你桌子上干我」「宝贝你真是极品」然后是两个鞋跟的声音。

  我此时才发现自己已经一身冷汗,暗叹赵姐反应之快,不然被张总看见的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「呃,嗯」赵姐的娇喘穿来,啪啪清脆的两声,我猜是高跟鞋落地的声音。

  「轻点儿,疼,啊」赵姐娇嗔的声音。我不知道张总正对她做什么,只能想象。

  啵啵作响,我猜赵姐的乳头正被张总嘬舐着。我想象着赵姐妩媚的样子,下面慢慢翘了起来。

  赵姐正发出舒服的轻哼,突然啊的叫了一声,我听见拳头砸在身上咚的声音「疼死了,不让你吃了」赵姐佯怒道,然后是张总的坏笑。

  「这么硬」然后是赵姐的娇呼「下面一定很湿了吧」「轻点儿,要死」张总坏笑两声,然后又是赵姐喘气的声音。

  「你要尝尝么,嗯?」赵姐的声音,我呼吸加快,听起来是赵姐内裤被脱掉了。

  「你先尝尝我的」张总说道,然后是解皮带的声音。

  「就知道自己享受,哼」赵姐不满的声音传来后,就是张总一声长吟「啊~」嗯~嗯~嗯,啵啊~赵姐的嘴中此时被另外一个男人的阳具填满,听着自己的女神再为其他男人口交,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,嫉妒和难受交织着,编成了一团乱麻。

  「宝贝,用你的舌头,哦~」

  啵,啵噗,噗啊。赵姐喘了一大口气,说道「讨厌,别往里嗓子眼插,要吐了」「哈哈,太舒服了,不由自主」张总说道,我不由的想到自己也被赵姐用假阳具深喉过,那种感觉此时让我此时有些感同身受,仿佛此刻自己嘴中也有……我突然发现我自己有些想歪了,连忙集中精神,继续听着两个人的动作。

  「好了,该你给我舔舔下面了」赵姐撒娇道。

  「好好好,舔就舔,又不是没舔过」张总的声音中带着不情愿,却不知道此刻世界上有另外一男人正对着空气伸着舌头,幻想着替代他此时的工作。

  「啊,轻点儿,呃,对,就是那儿,慢点儿」

  赵姐的呻吟再次传来,夹杂着一些舔舐的声音。我舌头本能的拨动着,好像此刻挑弄着赵姐下体的人是我。

  「好了宝贝,进入正题」张总的声音「帮我戴上」我楞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张总的前戏已经做完,我不由眉头一皱,按我的经验来看,这么短的时间赵姐只是刚刚被挑逗起来而已。

  「哼」果然耳机中传来赵姐不满的语气「一点儿不懂风情」「哈哈,赵小姐不满意了?等下让我的小兄弟好好满足你」张总的声音中气十足。

  「要不是看在你这儿能干的份儿上」赵姐停顿了一下,传来一声快乐的呻吟「我才不理你」「怎么,不理我你回去找你家那位去?他能满足你么?哈哈哈」张总很自信的问道。

  「他下面不行,口活可比你好多了」赵姐回到,然后是一声娇喘「啊~」我意识到赵姐口中的「他」八成指的是我,心里有些激动。

  「口活?哈哈哈,给女人舔盘子?算什么本事!」张总的话像一记耳光,让我脸一红,虽然能用舌头为赵姐带去高潮让我很骄傲,但确实作为男人的标志,阴茎还是用来征服女人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工具,我对自己能力的不足有些羞愧。

  「让你见识什么是真的男人」跟着张总的话后又是赵姐的一声呻吟,我猜她的阴道已被张总的阳具占据了。

  「啊,啊,轻点儿,嗯,嗯」从有节奏的啪啪声中我知道他们二人融为了一体,但具体的姿势,模样却留给我很大的想象空间。

  「额,额,好爽,额」赵姐呻吟的声音被断成一截一截,间隔着肉体碰撞的声音。

  「呼~你今天好紧啊,宝贝」

  「嗯嗯,轻点儿,疼」

  「怎么样?呵,比你男人,呵,强吧」张总的气息也断开了。

  「强,嗯,强多了,嗯,那个废物,只会用舌头,啊~顶到头了」我下体此时硬如磐石,内心充满了羞耻感。

  「难怪,呼,你这么淫荡,呼」

  「嗯,你要好好的满足我,哦~」赵姐又是一声长吟「放心,哈,他舌头够不到地方,让我来,哈哈」「里面,里面都是,留给你的,啊」「呼,下次让我认识下吧,呼,呼」

  「行啊,嗯,你肯,嗯肯定见过他」我的心跳骤然加快,生怕我的名字从赵姐嘴里跳出。

  「哦?我怎么,呵,没印象」我心砰砰狂跳,速率远远高过二人肉体碰撞的节奏。

  「别管他,啊,好爽」

  「转过去,爬桌子上」

  我听见两个人挪动的声音,伴随着喘息声。

  「呃啊」赵姐的呻吟,向我传达下半轮性爱的开始…………我躲在女厕的隔间里,坐在马桶盖上,心中有些急迫,卫生间的排风扇嗡嗡的响着。

  手机上的数字跳到7点26分后,一个高跟鞋的声音从楼道远处响起,这熟悉的步奏让我嘴角一弯,「来了」,声音越来越近。我听见她走进厕所,脚步声停止,于是小声咳嗽了一声,高跟鞋声再次响起,向我所在的隔间靠近。

  吱,门开了,我的女神站在面前,眼神里充满了挑逗。

  「怎么样?」赵姐右手扶着门,左手叉腰。

  「挺,挺好的」我窘迫从马桶盖上起来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。

  「哼,又不是第一次了,你紧张什么」赵姐和我换了个身位,坐在了马桶盖上,翘起左腿,从包中掏出一根香烟,点燃,抿在双唇中,薄荷的清香将洁厕剂的味道盖过,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
  「看你那样子」赵姐揶揄道「和吸鸦片一样」

  「我喜欢这个烟味」我也没有隐藏。

  「是么?」赵姐说完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烟,烟头闪烁起来。她对着我使了个眼神,动了动下巴,我连忙跪在她的腿前。

  「呼」我不由得闭起眼,感受到顺滑的烟雾轻抚着我的脸庞,我贪婪的呼吸着赵姐吐出的烟,让它再次进入到我的肺部,品味着赵姐甘甜的气息。

  「给我揉揉腿,刚才把我累死了」赵姐的左脚抬起来,把鞋底踩在我的肩膀上,小腿蹭了蹭我的脸。

  我侧了侧身体,用肩膀顶住赵姐的脚,双手轻轻的搭在她的小腿后侧,手指慢慢发力,揉捏着冰凉的嫩腿,长筒袜那独有的丝滑手感传来,我的下体开始充血了。

  「嗯~」赵姐舒服的呻吟了一声「啊,就是那儿,再给我揉揉」我就这样跪在厕所的地板上,为赵姐按摩着小腿,赵姐则完全放松的任凭我摩挲着她的美腿。

  「呼」赵姐远远的对我脸上吹了一口烟,眯着眼看着我,叹了口气「哎,老张要是能有你十分之一的体贴就好了,一点儿都不懂风情,就知道正戏」「张总自然有他的长处」我并不愿意为那个男人说话,但为了安抚赵姐,只能这样说。双手此时摸上赵姐的大腿,她很自然的张了张腿。

  「他就是仗着自己的大,哼」赵姐像个小女人一样,堵着气,我却是知道她刚刚才体验了欲死欲仙的高潮,那纵情的呻吟和淫秽的语言,依然在我脑海里旋绕着。

  「你也是」赵姐似乎把不满转移到了我身上,高跟鞋一使劲儿,把我蹬倒在地上「哪儿都好,就是正经儿活儿干不了,没用的东西」「赵姐,我……」我有点儿哭笑不得,「下面的大小也是天生的,我一点儿办法也没有,我也想……」「你什么你,不许顶嘴」赵姐的鞋底压在了我的嘴上。

  「给我舔干净,厕所的地板把我鞋底弄脏了」

  我心里嘀咕「难道舔干净一会儿出去就不踩地板了么」但心中明白此时最好不要忤逆眼前的女人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被虐的天性在我舌头触碰在鞋底的那一刻突然迸发了出来,我有些着了魔似的,开始疯狂的舔舐着主人的鞋底,仿佛鞋底越脏才越能满足我被虐的欲望。我使劲伸长着我的舌头,从脚底的弧度一直刷到鞋尖,口水很快就被用完,舌头传来涩涩的感觉,我只好将舌头放回嘴里,吞咽下舌头上的脏污,再一次的伸出……「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和条狗一样」赵姐本来只是羞辱我的试探得到了这样意外的效果,显得有些出乎意料,不过很快她很快就开始享受起这高高在上的感觉。

  在我再一次将鞋底舔舐过后,赵姐停住了我的动作「张开嘴」她命令道。我顺从的将嘴张大,舌头吐着,像夏天马路上的狗一样。

  「咿~真脏」赵姐皱了皱眉,我能猜想到我的舌面一定是一层灰色。

  「喏,给你留的晚餐」赵姐从包里拿出一团纸巾,用修长的手指慢慢挑开,里面的避孕套露了出来。

  终于来了,我心里说道。不知为何,反而有了一种安心的感觉,好像是悬在心中的石头缓缓地落在心底。难道这就是我今晚我一直期待的东西么?

  我发现自己突然变得陌生起来,我什么时候堕落成这了个样子?像一只狗一样跪在一个女人面前,渴求着她与另外一个男人苟合后的废物。我的躯体被本能操控着,慢慢的跪向前,仰着脸,等待着女人慢慢地将套子解开,她此时的笑容美丽却又有些残忍,目光仿佛穿透了我的灵魂。

  粘稠的精液滴在了我的鼻梁上,然后是人中处,腥臭味疯狂的刺激着我的鼻腔。「呵呵呵,一直想看看你被颜射的样子」赵姐笑道「真可爱,哈哈哈」我感觉到鼻子上的粘液慢慢的向下滑动着,流向我的嘴边,正在犹豫要不要接纳它时,赵姐将套子口对准我的嘴,两个指头用力向下一捋。

  腥,咸。嗅觉和味觉混合在一起,弥漫在我的口腔中,我用嘴呼吸着,试图通过吸入更多的空气来减少这样的痛苦,但无济于事,精液在我口腔中开始与口水混合稀释,咸味开始变苦。(我没试过,如果写错了,请勇敢的实践者指正)「哈」我呼出一口长气,将鼻子上的精液也卷进嘴中。眼神不经意与赵姐碰在了一起,她眼睛眯成一条缝,盯着我,仿佛在寻探着我的底线。

  不管了,我眼睛一闭,喉咙一紧一松,将这白色的浓液咽了下去。

  睁开眼,看见赵姐的眼里透露出一些怜爱的目光,她摸了摸我的头,然后扶着我的头顶起身,慢慢的将筒裙卷起来,露出饱满的阴部,我正要伸出舌头去舔,却被她按住了头「舌头那么脏,还什么都想舔」,她稍微蹲身,反手将马桶盖翻上去。

  「撑住」赵姐按在我头上的手一用力,左脚高跟鞋稳稳的踩在了马桶圈上,鞋跟卡在内侧,再一次用力后,女主人分开双腿蹲在了马桶上,一只手牢牢的按着我的脑袋。

  「表现的好,这是赏你的」赵姐的手控制着我的头,慢慢凑向她的下体。

  「给你洗洗嘴,不准咽,让尿从嘴里流出来,我要看」赵姐向后仰了仰身,在瞄准。

  「呃」一声轻吟后,我的下巴被一股热流打湿了,随即又淋湿了我胸前的衬衫,我忙用嘴去接,因为闭上了下水的食道,温热的圣水在我嘴中快速积累着,我耳膜传来了容器灌水的声音,由小变大,由慢变快,然后哗的一下,溢了出来。

  和刚才的苦腥对比起来,我的舌头得到了彻底的解放,略咸的尿液味道对我来说如同到了天堂,我张大了嘴,接受着女神的甘霖。

  我的下巴像瀑布一样,挂着一条银色的水带,水流顺着我的下巴汇聚在一起,大珠小珠的落在坐便池中,滴答作响。

  赵姐从上向下看着我,享用着胯间的人体便器,自己的排泄物浇灌在别人的嘴里,还有那种不受限制的排泄快感,这个女人的虚荣得到了无上的满足。

  「不准咽」赵姐强调着,排泄口一用力,尿柱的压力骤然增加,我嘴中的液体也被打出了更多的泡沫,趴在我口腔上壁。

  尿液不停的打进我的口中再流出去,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小容量的夜壶,即使被填满后依然被肆意的使用着,我偷看了一眼女主人,她面色有些发红,随意排泄和施虐的快感让她此时有些性奋。

  随着流量慢慢减少,我的头也慢慢凑向了赵姐的下体。她的大腿稍微用力,撑起来身子,对着我的额头将最后的圣水排干。然后呼出长长的一口气。我也趁机将嘴中的甘露一饮而尽。

  「很好,今天表现得很好」赵姐此时的语气很平淡,她扶着我的头从马桶上下来,弯腰勾起我的领带,擦拭着她的下体。

  「你越来越像个奴隶了」赵姐看了看我的领带,用它将我脸上的尿液也擦了擦,然后将筒裙慢慢放下。

  「主人,那我今晚可以释放么?」我感觉我的内裤有些凉,估计是前列腺液分泌的太多了。

  「不行」赵姐冰冷的两个字像一盆冷水浇了下来。

  「今天再忍一晚」赵姐整了整丝袜,理了理头发,对我说,声音温柔了很多「记得苏珊吧」「嗯,记得」我站起身,膝盖发麻,脑海里闪现出那个照片上的美人。

  「明天晚上,打扮精干点儿,我们一起吃个饭」赵姐对我眨了眨眼。踩着被我舔净的高跟鞋走了。留下了还在发呆的我……

【完】